首页 > 品牌文化 > 员工风采 > 文苑分享

精铸航天品牌
赶超世界先进

一勺浆水

作者:图文/孟晓春 1064 打印
2019.05.01

  在我孩童时的记忆中,夏天最为消暑解渴的味道,是奶奶做的浆水。浆水是陕西农村夏日面食中必不可少的原料,在面条、面片或者搅团中加入浆水,就是一道美味的主食。那种清淡而回味良久的滋味,对我而言,勾起的是对奶奶怀念,更是奶奶厨房角落里那一罐浆水。

000000.jpg

  童年的夏天,阳光总是热辣辣的,跑的满脸通红的我,常常是大人不注意就是一马勺子凉水,快速解渴,继续跑出去疯玩。有一次麦收的时候,我和堂哥在田间扑蝴蝶,热的满头大汗,我俩去奶奶家喝水,跑进厨房,奶奶正在蒸馒头,灶台上两层蒸笼的热气徐徐向上盘旋着,奶奶有节奏的推拉着木制风箱。我想赶紧的喝几口凉水出去玩,奶奶却一把抢过大马勺:“别喝凉水,肚子喝坏了”。然后把我拽到案板边,那个案板足足有两米多长,一米多宽的样子,奶奶从岸板角落里拿出一个褐色陶罐,上面盖了个小小的木头盖,揭开盖子,里面放了一个铁勺子。奶奶拿起铁勺给我舀了一勺略微泛白的汤水,我迫不及待的抓着铁勺就喝了起来,一股从舌尖滑进喉咙到胃里的奇异清香沁透到我的全身,凉凉的,有着浅浅的酸、淡淡的甘甜和小芹菜杆的微苦,还夹杂着带锈斑的铁勺子的味道,那是我第一次喝浆水。

  多年过去了,奶奶那一勺浆水的味道,如同光透过厨房的窗户,带着尘埃,穿过蒸笼升腾的白色热汽,照在奶奶的厨房角落, 那一时刻,那一瞬间,那个味道,在这不停歇的生命中,仿佛黑白胶片上的时光,定格在了孩童时期的那个夏天。那是记忆里最熟悉的味道,带着浓浓的故乡的味道,带着对奶奶的爱和思念,带着孩童时期夏天的味道。

  去年夏天的时候,因为对浆水的味道念念不忘,我常在家念叨起奶奶的浆水,我婆婆就做了一些浆水,用一个玻璃容器盛着放在灶台上。我才知道浆水是用煮了面的清面汤放几根小芹菜做的。先在玻璃容器里面放好几根小芹菜,吃完面后用热面汤烫出芹菜的后味,等面汤凉了加点小麦和豆腐,自然发酵后就好了。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喝了几口,没有什么味道,婆婆说浆水得窝个几天才能好。过了几天我再喝,味道比较淡,我又加了点盐,感觉不够凉,又放入了几个冰块,真是好喝的浆水,可是总也喝不出奶奶那一勺浆水的味道。每次家里也就我一个喝,浆水得每天都喝,或者做主食,再加入新的清面汤,不喝的话也得每日倒掉一些续新面汤才能保持浆水的味道,我有时候几天不在,家里也不是每天都吃面,过不了几天好好的浆水就坏了,只得白白倒掉。几次之后,婆婆也就不再做了。

  转眼又是夏天,太阳一样的火辣辣,但是屋檐底下再也没有跑的满脸通红的少年,再也找不到记忆里那个浆水醇香的味道了。有时候只需一个味道,就能串联起童年那些夏天里零零碎碎的时光,如此温厚,如此亲切。